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画像-0154

りょうへい的彩色隱形眼鏡XDDDDD
今天拿了~

話說月中我都買了新的。
新款很舒服!!
訂的時候才知道兩隻眼度數是一樣=_=
因為以前一隻是400,一隻是450,現在兩隻都是425
所以戴之前的那副看東西不太清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アイリーン(^ω^)!!
久しぶり(´∀`)
元気にしてるかな?

今日シドの「モノクロのキス」発売日だね!!
特典のDVDに水戸ライトハウスのライブ映ってたよ\(^O^)/

続きを読む »

画像-0117

終於買了!!!!!!!!!!!!!!!!!!!
想看好久了!!好難得經過IFC的dymocks還沒關門>_<
本想叫同學買給我作生日禮物的(爆)
不過等得來我都看完了!XDDDDDDDDDDDDDDDDD
(還有兩個月才生日XD)

我竟然在日圓最高位時買入……
835……
收市已跌至81=_=
算吧……也不是很多。

晚上約了iris吃飯,所以穿得斯文點。
被同學說是淫賤OL……!
HEY,我什麼時候可以脫離這個形象!?

隨著十月接近尾升,心情也變得好起來。
或許是因為以前的十月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所以每逢到了十月情緒才那麼低落吧。不過究竟是什麼事,已經記不起了。而且同時間因為某些事想起很多不開心的往事,所以情緒比往年更低落……

以下是前篇所提及的故事的文版:
Jack, der zwei Tage nichts gegessen hatte, war sehr arm, deshalb hatte er großen Hunger. Er hat entschieden, dass er etwas zum Essen zu finden musste.

Am Sonntag ging er in den Dschungel mit einer Pistole, die keine Kugel hatte. Jack fand drei blaue Kaninchen, die ohne Füße waren. Jack ershoss ein Kaninchen, das sehr schnell weg lief. Jack wollte so bald wie möglich das tote Kaninchen kochen. Es gab ein Haus, das ohne Wände war, am Fluss, der nur Schlamm und die Quallen hatte.

Jack klopfte an die Tür.
Jack: Hallo?
Die „Person’’, die ein Schwein war, stand auf nur zwei Beine: Wer ist da? Komm herein.
Jack: Ich möchte dieses Kaninchen kochen. Hast du einen Wok?
Herr Schwein: Ja, ich habe zwei Woks, einer ist ohne Boden und der andere in Stücke gebrochen ist. Welchen möchtest du nehmen?
Jack: Der ohne Boden ist.

Herr Schwein lieh Jack den Wok ohne Boden, mit dem kochte Jack das Kaninchen, das Jack Herrn Schwein zu essen gab.

Herr Schwein: Nein, danke. Ich esse kein Kaninchen. Ich esse nur Menschen, die sehr gut schmeckt sind.

Dann tötete Herr Schwein Jack mit dem zerbrochenen Wok.

應該沒人看得明……只是想讓大家看一下文是怎樣的=_=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老師叫我們用文寫個荒誕的故事。我想起franz kafka...他是20世紀語小說家。

「他的作品總是讓人模糊難懂,既挾帶著濃厚的陰鬱色調,又透露出絕對合理的荒謬和詼諧。 卡夫卡被推崇為存在主義的先驅,被冠上虛無主義、不可知論者,甚至無神論的頭銜; 人們普遍認為卡夫卡必然也是病態、憂鬱、怪僻與荒誕。」

本想寫自己的夢的,但那實在很沒趣=_=
於是想起以前有個人跟我說了一個故事。我只記得故事大概是怎樣,但結局一定不是我所寫的。他跟我說這個故事是想告訴我nothing is impossible

十月,心情特別差,寫的東西也特別暗:
你很窮,已兩天沒吃東西了。於是,星期日決定去森林打獵,找點吃的。
你發現了3隻藍色的兔子。他們沒有腳並且跑得很快。你用無子彈的槍射殺了其中一隻兔子。
你很急不及待想把他煮來吃。
你發現了一條河,那條河只有泥和水母。河裡有一間屋,那間屋沒有牆的。

你敲了門:hello?
在屋裡的人:誰?請進。
那個人其實是一頭用兩隻腳站著的豬
你:我想煮這隻兔子,你有沒有鑊?
豬先生:有呀,我有兩隻鑊。一隻沒有底的,一隻是碎的,你想借哪隻?
你:我想借沒有底的
你用沒有底的鑊煮了那隻兔子來吃,給了一點豬先生。
豬先生卻說:我不吃兔子的,我只吃人肉。

說畢,豬先生用那隻碎了的鑊殺了你。

我寫的故事從來都不是happy ending。

故事跟我用文所寫有少許出入的。

每年十月心情都很糟。

難怪現在心情那麼糟……

昨天逃避現實一天,今天便要面對現實。
做完了文功課,有幾天沒返,那幾天的功課還沒做……好像有很多=_=

像逃避什麼似的,睡了一整天。

我覺得自己好廢=_=

莊生夢蝶

続きを読む »

n553863992_1528274_2135.jpg

2月拍的。
很喜歡的一張照片。
又被說很像AV女優……

レンへ

秋意
令人有點傷感的感覺
傷感
是因為今年以後
要過三秋才可以見面

想把沙漏倒轉
我是一個抱擁著回憶生活的人
為了一張社會入場券
每天因為要做不喜歡的事情
而把喜歡的事情擱置
令人喘不過起來
已經放棄了畫畫的我(很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不能把音樂也放棄

或許生於了錯誤的時空
儘管如此
絕對要勝出這場遊戲
已不過不失玩了三分一
不能在現在氣餒

レン、失落的時候再寫信給你

コより

意外地看到三年前的日記……
感覺很奇怪!!!!!!!!自己寫了那些東西都完全不記得了!
而且很EMO=_=|||

很久沒在星期六去旺角……
很討厭人多的地方……

2點半出到去一直交收到晚上=_=
腳大了=_=
鞋不合穿了=_=
所以脫了鞋在地鐵聊天/等人。被說:「呢d行為係日本先會做架喎」XD
在等麻未的時候,見到ketu和小豬,不過沒追上去喇,沒穿鞋,太7了XDDD

去了pizza hut吃飯,突然很想吃很cheesy的東西xD
鄰台的人都紛紛換台,我們做了什麼?XD
結果,換了3台人,最後店員將桌子搬去別處……

下次換眼鏡還是不要紅色比較好吧?總是被說很像AV女優。

続きを読む »

無論在哪一方面我都很疑惑……
不能因疑惑而拖累自己!!
目前先要把財政問題處理好=_=

紫陽花

続きを読む »

Day 4

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結局12點才起床。梳洗一下便去ドンキ買行李箱……井口說買給我,我也欣然接受,因為是他弄壞了我的行李箱,又令我趕不及上飛機的=_=

選了一會兒(其實是他選的),他買了一個大概7千日圓的……其實,做我這個客人的生意,他是倒蝕吧(汗)間中會買雜誌又會錄電視再製成DVD給我……選好了行李箱後便去選午餐……也是井口買給我。

買完東西後,他幫我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確認機位……有空席,大好了,可以回香港!第一次那麼想回香港……(因為不想被父母發現=_=)

吃完東西,整理好行李後便出發去機場……回程的路上真的很討厭,因為車程很長,而且行李很重。

去到機場後,問西北的職員我這樣的情況該怎麼,基本上沒人知道,只叫我去check-in counter問,連check-in counter的職員也不太清楚,她要問同事……真是的=_=

幾經波折終於回到香港了,真是太好了T_T

今天文課本來要做報告的……不過回不了香港,做不到,很內疚,因為應承了組員>_<

続きを読む »

Day3

一大早起來,因為要去J SHOP幫人買東西。睡眠不足心情很不爽……

到了原宿才發現沒帶EPS出來,我要提款啊>_<又是這樣子。因為EPS放在香港用的錢包裡,在日本很少帶那個錢包上街的……

8點多去到J SHOP,拿了整理券,10點半才可以進去買東西=_=
然後在附近逛了逛,期間有人問我路=_=在表參道問我JR在哪裡……感覺很奇怪……
去了lotteria吃早餐……那麼早,選擇很少,又不想吃麥當勞……吃完去了東鄉神社逛。有很多東西看。想跳蚤市場那樣。其實我很喜歡去神社。


去了hello shop幫人買東西。店員已認得我了吧?!去hello shop的女生真的不多……然後去J SHOP,排隊結帳排到12點多才從店裡出來=_=然後還去laforet、ooo shop(?!忘了名字) 、indio、closet child,又去多次hello shop=_=2點左右回新宿。東西很重=_=去了伊勢丹,agnes b沒有賣袋?!……再去了紀伊國書店買雜誌。然後趕快回民宿。

回到去3點,很快收拾完東西後,阿伯竟然慢條斯理的送我去上野站!!!!!原來他以為我是8點機,其實是6點半!!!4點多才到上野……5點43分才到機場,去到check in counter 52分!!!職員不讓我check in,而且態度很差。其實一早有預感今天回不了香港……其實我知道不用加錢/再買一張機票,也可以乘第二天的航班的,不過商戶總喜歡「屈人一筆」。$1600不翼而飛……職員竟跟我說:It’s not our fault.It’s your fault.這算是什麼態度?!

打了電話給井口。他很驚訝=_=他叫機場職員跟他聯絡,我叫了職員打電話給他,他在電話中很激動的跟那職員對話。那職員面露難色,然後我叫井口收線後,那職員還跟我道謝……||||那職員跟我說西北每天都overbooking,即使付了錢也未必明天能上機……害我很害怕,因為我瞞著父母去日本的=_=母親不在香港,因為外公身體有事,她去了廣西。父親以為我入camp=_=

然後折返新宿。話說行李箱已壞掉,根本不能拖行……幾經辛苦才回到民宿。
井口不敢跟我說話。他說明天買新的行李箱給我,是出於內疚吧?也沒收我房租。其實這次住了兩晚也沒有收……只收上次欠他的(因為上次來不及付他錢)深信這世界陰陽是平衡的=_=雖說要付航空公司$1600,不過同時也省了房租和買行李箱的錢=_=只能這樣安慰自己=_=

水也沒喝;東西也沒吃,哭著的睡著了。令到很多人都很擔心,真的不好意思>_<哭的原因一定不只因為這件事。是很多事情加在一起爆發出來吧。因為去日本,放棄了太多東西,花了太多錢……財政出現嚴重問題=_=

這天真的很不愉快。

続きを読む »

Day 2

原本想只睡一小時便去原宿,結果睡到差不多12點(汗)

約了れいこ2點在涉谷的八公等。12點多出到去行了一會兒109,幫朋友買了些東西。2點去到八公,找不到れいこ(汗)坐了一會兒便去打電話給她。很討厭打電話,而且還要說日文=_=打了兩次才弄清楚她在109等我,第一次問她是不是在HAPPY BATH DAY的宣傳攤位那邊(在109門前),她好像聽不明……算吧。她說因為八公前面太多人。109有兩個入口……不知她在哪一個,還好一去到便看到她。

然後便一起去吃午飯。れいこ應該是對日常很節儉,但卻很花費在fashion上的人吧。跟我一樣(笑)吃了點便宜的,之前也吃過那間,但總記不起名字(汗)吃完後去了ESP逛。買了明希的PICK……不過不能用!>_<因為是BASS用的PICK,我用的話會被阿SIR說的……逛完後便去SHIBUYA AX。結局是我帶路……明明れいこ才是日本人?!去到很多人買物販,我們不想排隊,所以決定live後才買。れいこ買了很多東西,所以要找大的儲物櫃放置。SHIBUYA AX的好像小了點。於是去原宿車站那邊找。也是我帶路……找了個大點的,但也大不了多少……我們都認為其實應該放入SHIBUYA AX的……很白痴=_=穿4吋高的鞋來來回回也不是味兒。為什麼去live會穿這麼高的鞋受罪=_=

回到會場,我們找地方坐下聊天。れいこ跟我說了很多秘密。其實之前看她的blog也略猜到一點。不過我一點妒忌也沒有,但有點羨慕。等到5點半左右開始入場。要查會員證和身份證明文件……有點擔心的是,我所有的身份證明文件的名字跟會員證不一樣的。聽說大阪那場不用查證=_=在live門前有一排人,其六位坐著檢查大家的證件……我進去的時候都入了……

(詳細レポート)

live完了後超累!全身都濕了。立即買了一支水喝。れいこ排隊買物販。連以前的也有……れいこ想要的售完了,唯有用通販吧……然後行去原宿拿放在儲物櫃的東西。れいこ收到一張DM很驚訝,因為那隊band,phasefaith的主音去過她的blog。坐了一會兒。頭髮很凌亂;化了妝都變素顏了……整理好後便回去會場出待。timing很好,等了一會兒,シド的車便出來。我們都呆掉了。哈哈……大家都以為member會調低窗口跟我們揮手吧。車走了一段路才有人伸手出來,是誰也不知道xD

出待完行去涉谷吃飯,我們又遇到剛才派DM的band……然後れいこ跟主音聊了一會兒,其實是staff主動問我們要不要跟他們聊天。Denny's也不算貴,不過れいこ說有點貴。味道很不錯。那裡有珍珠奶茶……(汗)

這場live mucc的member也有去呢。

跟れいこ是在水戶認識的。她很熱情!!(笑)雖然我日文不太好,但溝通還可以(笑)我會努力學日文的!

差不多12點才回到民宿。很累!洗了澡上了一會兒網便倒頭大睡。

続きを読む »

ID-S 会員限定LIVE SHIBUYA AX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Day 1

因為怕起不了床,整晚有緊神經緊張,睡不著,看code blue看到出發的時間……

比平日早出到新大久保,3點半便到了。到了民宿前先到ドンキ買東西和手信……我知道自己最後一天不會有時間買的,所以先買=_=然後回整理一下便去西新宿買東西。去puresound,被投以奇怪的目光……puresound出面是賣ヴィジュアル系的商品,但裡面是賣AV……店裡只有我一個女生(汗)closet child也是,在closet child買了很多東西,店員投以好奇的目光=_=

因為東西太重了,所以先回民宿。再到新宿買東西,然後再回民宿放下東西,再到樓下7-11買東西和一點吃的。雖然約了りょうへい吃飯,但真的肚餓了,所以吃了點東西。回到民宿上了一會兒網,便去丸井等りょうへい。她又遲到>_<等她的時候一直有人跟我搭訕,很麻煩。叫我去hotel……也有人伸手出來示意我拖著他走,我當場「O了咀」,還好他朋友拉他走了。如果街上的男人,不是跟朋友一起的話,都會走來搭訕吧……連拉客去吃飯的人也走來跟我說話。覺得很麻煩,所以行去車站方向,希望沿路見到りょうへい。

沿路沒見到りょうへい,但被本來迎面而來的男人跟住。我望著廚窗的倒影,加快腳步走回丸井……但那男人中途叫我,我沒理他。心想,他應該會走吧?
他:ね、ね、ね、ね
我心想你ね完未
他:去不去喝點東西呀(日)
我繼續無視,通常他們都會沒趣的離開
他:去不去喝點東西呀(英)
我(有點驚訝他會說英文):文丫(英)
說完便倒頭走。
他:Kommen Sie
嚇壞我了,他真的說了文!!!
然後,在丸井聊了一會兒。
他:為什麼你不說英文呢? (英)
我:我說文的()我不會說英文(英)
他:英文跟文很多字都一樣,文有很多字都是從英文來的(英)
我:我不知道()
然後..然後救星出現了!!!!!!即刻飛撲去りょうへい捉住她走xDD
他:不好意思(日)

去了歌舞伎町吃放題。跟りょうへい滔滔不絕,跟她總是很多話說,什麼也聊。很久沒喝酒。啤酒我受不了,但想試試日本的啤酒,同是一樣難喝(汗)然後叫了サワー。忘了自己啤酒溝其他酒喝會出問題……還好沒事,只是皮膚有點發紅。然後出到街上,因為血管擴張所以覺得很冷。

在新宿逛了一會兒便去了ドンキ逛。去那裡取笑名牌樣衰XDD話說回來……ドンキ的指示牌,有韓文和中文……上個月還沒有的=_=

りょうへい買了點東西後,我們便去喫荼。她又喝酒XD一直聊聊到差不多6點左右便去車站。我覺得跟在數小時內跟她說的話,相等於平日3日的份量=_=出了店外覺得超冷。跟7月的北海道一樣。

送她走後,便回民宿,都差不多7點了……很睏,連續兩晚沒睡!!!睡一會兒還要去原宿……


続きを読む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