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兩個「我」

有時覺得有兩個「我」─一個是平凡的我,支配著我日常一切;一個是超脫的我,沉睡了很久。

感性竭斯底里的是平凡的我;

理性洞悉世事一切的是超脫的我。

一個魔鬼,一個天使。

沉睡的慢慢蘇醒,

兩者越來越接近。

極端逐漸消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live this moment

Do not bother as to yesterday's work was well done or ill done; do to-day's work well

平靜

發覺自己之前寫了好多廢話!完全不想再看。

不經不覺快要踏入初秋。目前為止還是很平安,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繼續平安過下去便推翻了塔羅師和相士的說話。
自由意志和命運的交纏,希望是自由意志勝利。

從今以後,沒有人的說話再能夠影響我。
因為,在我的世界,我就是主角。

共通點

乾炒牛河
睡覺流口水
菜莖部
忌啤酒
很少apps
喜歡狗狗
父母緣薄
不苟小節
人緣好

日本人、有依食

「いただきまーす」

日本人吃飯之前都會說這一句。字面義是「我要接收喇」,並會雙手合十,以對眼前的食物表示謝意。他們不只是嘴裡說,是真的會實際行動。他們會把所有食物吃清光,一粒米飯也不會留下。在歐洲人眼中,日本人一個餐份量很少,其實也是這個原因─為免浪費。在很多日式餐廳,不夠的話大可自行添飯,是免費的。有些則可以加點錢加大份量。
用餐過後,日本人也會說「ご馳走さまでした」,並會雙手合十或鞠躬,以對準備這餐飯的人表示謝意。
(馳走:奔波,這裡指為做飯而奔波的人)

在日本有次一對姐弟為我慶生,在餐廳吃飯,弟弟會吃掉姐姐吃不完的。另外有一次,跟日本友人去新大久保吃韓國料理,二人眼闊肚窄,點了太多吃不完,然後友人讓人打包給我帶回家。如果吃不完會怎樣呢?也沒怎樣,周遭的人都對食物表示感謝之心之時,你卻吃剩的話,會感到很尷尬和內疚。也會有廚師出來問你為什麼吃不完的場合。他們關心的是食物是不是難吃,有什麼問題之類。

小時候,家人常教我粒粒皆辛苦,要把碗裡的飯都吃掉。不過,印象中,小時候都經常剩飯......後來大了一點,覺得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人餓死,自己已經好幸福了,如果吃不清光實在對不起他們。自此以後便會盡量吃得乾乾淨淨。然後又想,在眼前這一碟菜,背後用了多少時間和人力才放在自己眼前的?由播種到收成,由農場運送到市場,由市場運送到城市,再到超級市場、街市或餐廳。當中涉及了多少人的努力?農夫、司機、廚師等等。是的,一餐飯在你眼前是經過那麼長時間,那麼多人的互相協作才完成的。浪費食物我打從心底表示內疚。

有人說,吃到飽就不應該再吃了,反正再吃身體都不會吸收,都會浪費食物。這實在是很任性的想法。再吃的話身體的確不會吸收,但前提是不要點那麼多好不好?!你以為你點得多就表示自己有米啊?你內心好貧窮囉!我第一次聽到表示很不爽。

這樣吃飯不會有壓力嗎?一面吃還一面想像人家多辛勤。不會的,懷著謝意進餐,食物會倍感美味。心懷感激之心,人也會越來越美(笑)有依食這種美德,應該向日本人好好學習。

夢裡哭了

昨晚我做了個很長的夢。

在夢裡我被邀請到酷似森美的男人的婚禮。他老婆是日本人,所以整個婚禮都是用日語進行的。

我不認識那對新人,但不知為什麼去了那個婚禮,好像是阿煩叫我去的。一到會場,有個女生拉著我去一個公園,問那個雕像是不是我做的,我說沒印象,我只想盡快回會場見阿煩。

回到會場,見到他,他髮型好奇怪,可能是假髮,戴著伸士帽,我們像以前一樣,沒有芥蒂,開心的拍了一些照片。然後婚禮差不多開始了,一開始有些女家日本親人說話。

阿煩又不知去了哪裡,我想跟他相處多一點時間。在夢中他也叫sato,我問他朋友,他們也不太清楚。婚禮很快便結束,我一直找阿煩,什麼都沒吃,但沒心情。現在已是after party了。眾人都玩得很開心,我跟狗狗玩了一會兒,他很大隻,站起來比我還高。

我按捺不住,終於打電話給阿煩,是女的接聽,我心沉了一下。我說要找sato。阿煩跟我說他已經走了,他有一個可能會成為女朋友的對象,可是那女生好煩,所以還沒有在一起。我一直壓抑住的悲傷一下子爆發出來,跪在地上哭了。口齒不清的說了幾句話便收線了。他朋友都為我感到很抱歉,陪了我一會兒。他有個朋友陪我離開會場。然後我們碰到其他連卡佛舊同事,他們在吃飯,那朋友認識其中幾個人。我們寒暄了幾句,我盡量掩飾悲傷,但還是看得出來我是哭過的。

其中一個基的同事和我去了洗手間,我照鏡,下眼線都哭得沒有了。出去後,阿煩突然出現了,他臉紅紅的,說為了我喝了酒,他說我明白他是不會無故喝酒的,我點頭,然後我們牢牢擁抱對方,感覺很溫暖……我們和好了,復合了……

夢裡面之後的事都不重要。整個晚上發了好幾個夢,每一個夢都是相連的,相連成這個夢。
我很少在夢裡哭的,這次哭得很淒涼,有一刻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摸了摸自己的臉。在夢裡照鏡也應該是第一次……

我們都鍾愛的birkenstock

我們都鍾愛birkenstock...在德國人眼中應該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

我對birkenstock沒什麼特別喜好,不過覺得在德國總買一對吧。以前在慕尼黑還經常跟日本朋友逛鞋店看各色各樣的birkenstock=_=

後來發現,birkenstock在德國是在家,在花園穿的拖鞋!幾乎沒有人在街上的穿birkenstock的......
在德國的街道上穿birkenstock就像在香港穿十蚊一對拖鞋踢拖落樓下的感覺......

我以前住在所謂的fashion city,印象中只見過一個德國人穿birkenstock款的鞋。
他不是來自那個fashion city的人,而是出身於比較樸實的城市。
他說,穿這種鞋在這fashion city走,會被取笑的。

也不是因為住在fashion city,見過沒人穿birkenstock逛街。
有個來自北方的德國朋友說她小時候,她爸爸就是買birkenstock給她在家穿的,她現在很討厭birkenstock,覺得很醜。

然後有天,朋友說我的連身裙很漂亮,可是鞋就出事了...
那時我在穿birkenstock...

然後又有天,德國同事問我是不是沒鞋穿......
那時我也在穿birkenstock...

當然我圖方便,也不介意別人的目光,經常穿birkenstock穿梭那個fashion city,被側目了好一段日子,哈哈哈......

思想、束縛

假若思想是可以穿越時空和空間實現一切,我們又為何被束縛著?

「生物都被各種各樣的東西所束縛著
自然的定理
時間的流逝
名為身體的容器
名為心靈的自我
那些是所有生物共同的枷鎖
那些是人無法抗拒的東西
不過,有一種枷鎖
只對人起作用

語言真是可怕的東西
話一說出口就沒法收回了
也不能當作什麼也沒說過
人們不明白語言的束縛力有多麼強烈
還是繼續這種枷鎖
語言是活的
而且有時甚至會束縛人的精神」

思想是可以凌架於所有束縛,只要你想,便會成真。可能古人一直知道這真理,但有可能人立心不良,就利用語言去束縛其他人的精神。語言是思想的載體,但不能本末倒置,讓語言制限了思想。
現代人只用了腦袋的5%,如果能發揮其餘95%,你能想像會變成怎樣嗎??我們會再受時間空間的束縛嗎?愛因斯坦說過時間只是幻象,跟通靈朋友所說的不謀而合,跟這個世界重疊的另一個世界是沒有時間的,所謂時間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東西。即是說,所有事物都是同時進行的...你「將來」擁有的其實你「現在」已經擁有,但要用方法(思想)把它「召喚」出來...(好像越說越靈異)

如果萊特兄弟沒有想過飛到彼岸,今天要用多久才到達遙遠的他方?
如果愛迪生沒有想過要發明為人照明的電燈,今晚書生還要挑燈夜讀吧?
如果...如果...
他們沒有一夜之間就想到要做的事過程是怎樣的,如何完成的,只有繼續前進。

可能你不想像他們那般偉大,做流芳百世的偉人。不過可以把這「能力」應用到生活中。
試想想日常生活中,有沒有試過很想很想見一個人,比如說,老朋友、舊情人或暗戀對象,然後就不久某天突然「巧遇」他們?以為自己跟他們好很有緣份?那是因為你很想這件事發生,然後就成了現實,只是自己不經覺而已,並不代表你沒有這「能力」,也不知道如何去運用。你可能此刻反駁,為什麼越不想一件事發生,那件事就越會發生呢?因為你花太多時間精力集中想這件事了,於是就成真了,不好意思,殘酷一點的說,那是你自己的思想招致的。

任何思想都能成為現實,這是真的。但也能很危險,小心運用。

「この世に偶然なんてない、あるのは必然だけ」

由第一次看到這句說話:世上沒有所謂的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就一直深信不移。
雖然不完全明白這句背後的意思,但一直相信恩果報和事出必有因(things happened for a reason)
聽了這句話有五年以上後,終於明白固箇中意思了,也思考了好多。

簡單點說,所有發生的事都是自己做成的,不可以怨天尤人。

「這世上沒有什麼偶然
有的只是必然
曾經締結起的緣份就不會消失
人生中發生的所有事都是有意義的
你和我的邂逅也是有意義的」

続きを読む »

那天、在巴塞隆拿、上錯火車

萬聖節,在巴塞隆拿不分晝夜狂歡過後,終於要回德國了。

上錯火車的原因就不談了......

「終於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了......」
安心的想著想著,眼前窗外的風景讓我晴天霹靂!
怎麼會有海的!!記得我乘火車來的時候沒有經過那汪洋大海的!心慌張起來,安慰自己說預了很多時間去機場,回頭乘另一輛火車定能趕上飛機的。每一分鐘對我來說都很漫長,怎麼還沒到下一站的?!

慌張著的時候,有個中國人坐到我身旁。明明我放著行李也要坐過來,還有很多空位子也不坐,硬要坐過來!很擠擁啊......算吧,可能在異地遇到亞洲人份外有親切感。於是我就問他這輛火車是否去機場的,他說他不清楚,幫我問職員,職員也說不清楚,要問別人!天啊!!這就是西班牙!最後職員說這輛火車不是前往機場的。大海很漂亮,可我沒心情看。

下一站可是巴塞隆拿以外的城市了,好不好!怎麼一個站相隔那麼遠!!後來那中國人知道我是香港人後很興奮,就聊起來了,時間也過得快一點,讓我沒那麼難受。大陸人遇到香港人總是先聊起電影...古惑仔什麼的(汗)不好意思,香港電影甚少看。原來他來了西班牙十多年,西班牙語也說得不怎麼好,也是第一次去巴塞隆拿以外的城市。怎麼覺得他一直生活得好寂寞沒什麼朋友啊。我也沒什麼心情跟他聊了,我要抒發我擔憂的情緒!他借我手機打電話去航空公司,但打不通!我身上也沒現金再乘火車了,就只剩下幾元歐羅!什麼都說出來了總算舒服點。他要給我錢,我不接受,才認識半個鐘都沒有啊?!

終於到站了......我急不及待要下車了。就在我站在月台跟他道別,火車快要開的瞬間,他硬塞了50歐羅給我!我要他電話,說會還給他,他說不用,所以沒給我電話,然後火車門徐徐關上,火車緩緩駛向他的目的地。

那一刻我感動得快要哭了!

日後如果再在巴塞隆拿某處再遇上他的話,定能把他認出來!雖然我已忘了他的名字......無名英雄啊!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