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天我在列車上,一個中年男子在車廂裡突然抽搐起來並且開始嘔吐,當他吐完之後,他還是處於痙攣狀態並且慢慢的倒下了。他使勁睜大著眼睛並且表現出強烈的恐懼,使我手足無措。在我身邊的人有的已經捂著鼻子並且跑到其它車廂去了。這時候,一位個子比較高的男子走到附近一個正在看報紙的老人身邊,問道:“對不起,報紙可以借我用一下嗎?”然後,他用報紙將地上的嘔吐物全都擦干淨[並不是特別多]。

然後他又向附近的人借了購物袋清理干淨,而且與此同時,他一直用很小的聲音問那個快要暈倒的人:“你還好吧?現在還清醒麼?”並且想要將他在下一站抬出去,但是因為他很瘦所以叫了旁邊一個人幫忙將那個人抬了出去。
因為我是個差勁的人,除了說不出話以外什麼都做不了,所以他真的給了我深深的影響。他直道把那個人抬出去的時候還在不停的問:“你沒事吧?”

最近,我想要查椎名林檎的一首歌歌名裡一個單詞的意思,一個樂隊的名字也在搜尋的結果中,我認出了那天那個人就是這個樂隊的吉他手。

因為他那時穿的很樸素得體,外表時尚,當我知道他們是一個視覺系樂隊的時候,我以為我認錯人了。但是經過調查了解之後,我發現他們的menbers平時的著裝都是這樣的。這使我確信那天的那個人就是他。

如果搞錯了的話我十分抱歉,但如果真的是有人和他長得很像的話,簡直就是“二重身份”一樣了。

現在,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個看起來“行跡可疑”的家伙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