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夢裡哭了

昨晚我做了個很長的夢。

在夢裡我被邀請到酷似森美的男人的婚禮。他老婆是日本人,所以整個婚禮都是用日語進行的。

我不認識那對新人,但不知為什麼去了那個婚禮,好像是阿煩叫我去的。一到會場,有個女生拉著我去一個公園,問那個雕像是不是我做的,我說沒印象,我只想盡快回會場見阿煩。

回到會場,見到他,他髮型好奇怪,可能是假髮,戴著伸士帽,我們像以前一樣,沒有芥蒂,開心的拍了一些照片。然後婚禮差不多開始了,一開始有些女家日本親人說話。

阿煩又不知去了哪裡,我想跟他相處多一點時間。在夢中他也叫sato,我問他朋友,他們也不太清楚。婚禮很快便結束,我一直找阿煩,什麼都沒吃,但沒心情。現在已是after party了。眾人都玩得很開心,我跟狗狗玩了一會兒,他很大隻,站起來比我還高。

我按捺不住,終於打電話給阿煩,是女的接聽,我心沉了一下。我說要找sato。阿煩跟我說他已經走了,他有一個可能會成為女朋友的對象,可是那女生好煩,所以還沒有在一起。我一直壓抑住的悲傷一下子爆發出來,跪在地上哭了。口齒不清的說了幾句話便收線了。他朋友都為我感到很抱歉,陪了我一會兒。他有個朋友陪我離開會場。然後我們碰到其他連卡佛舊同事,他們在吃飯,那朋友認識其中幾個人。我們寒暄了幾句,我盡量掩飾悲傷,但還是看得出來我是哭過的。

其中一個基的同事和我去了洗手間,我照鏡,下眼線都哭得沒有了。出去後,阿煩突然出現了,他臉紅紅的,說為了我喝了酒,他說我明白他是不會無故喝酒的,我點頭,然後我們牢牢擁抱對方,感覺很溫暖……我們和好了,復合了……

夢裡面之後的事都不重要。整個晚上發了好幾個夢,每一個夢都是相連的,相連成這個夢。
我很少在夢裡哭的,這次哭得很淒涼,有一刻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哭了,摸了摸自己的臉。在夢裡照鏡也應該是第一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